整形
导读:拥有漂亮自然的双眼皮,可以让我们的眼部更加美丽,衬托五官更具美感,所以越来越多的爱美人士想要拥有双眼皮,那么有什么方法可以使单眼皮变双眼皮呢?

单眼皮怎么变双眼皮呢

在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美的定义翻转迅速。那么什么样的眼睛才算美?大多数人认为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眼皮大眼睛,再配上墨黑的双眉,这就是美。这让单眼皮的女生处于劣势,那么单眼皮怎么变双眼皮呢?

切开双眼皮永久拥有精致电眼

现在要想变双眼皮不是一件难事,通过割双眼皮就能让您轻松拥有精致电眼。目前割双眼皮主要有两种方法:切开法和埋线法,根据爱美者不同的眼部情况来选择合适的方法。切开法需要局部切开上眼皮的皮肤,然后调整相应的皮肤、肌肉、脂肪,去除眼部多余的脂肪,实现永久拥有双眼皮的效果,这种方法适合上睑皮肤厚、脂肪多的爱美者。点击这里,分别了解切开法和埋线法双眼皮多少钱。


割双眼皮前后效果对比

埋线双眼皮操作简单消肿快速

对于上睑皮肤薄、脂肪少的爱美者想要变双眼皮,可不切开皮肤只在上眼皮取三个小缝,并连接皮肤和上睑提肌形成双眼皮。埋线双眼皮操作简单,时间短,术后可以快速消肿,相比切开双眼皮恢复期更短。一般在术后三天后,双眼皮部位就会慢慢消肿了,半个月效果就会很自然,非常适合工作忙碌的上班族。现在上海伊莱美整形医院开展整形特惠活动,灵韵重睑术特惠价2100元。推荐阅读:《上海做双眼皮手术选择哪家医院》

单眼皮怎么变双眼皮呢?对于这个问题的介绍就到这里了,希望能够帮助您了解这方面的知识。如果您对于双眼皮方面还有其他疑问,可以咨询在线医生,医生会为您一一解答的。

【特别提示】:上海伊莱美整形美容医院 官方微信!

活动规则:官方微信,一扫而出,惊喜有好礼。
(备注:上海伊莱美整形美容医院官方微信开通啦!现在关注我们第一时间:获取最新的前沿整形资讯、获得最新优惠信息。)

  • λ、� ̄戲2016-07-08提问有哪些让你相见恨晚的化妆品和护肤品?
  • 笑看人生2016-07-08回复 (一) 透过厚重的玻璃幕墙, 一头红发的克里斯汀穿着白大褂, 眼神殷切地望着我。 “运算还在继续?” “是的。” “第七层?” “嗯,也许有生之年都不会进入第八层。” “很抱歉,你的有生之年都要被关在这。” “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 “如果我说我会一直陪着你, 你会感觉好受些么?” “会的,谢谢你。” “你知道,如果你走出这间屋子, 人类文明就终结了。” “是的,正是预见到这一点, 六年前我才会来自投罗网, 并且要求建造了这个精致的囚笼。” “如果有万一, 那个东西你会用么?” “你忘了, 所有事情我都过目不忘, 打从娘胎开始。” “我是说你有决心用那东西么?” “决心这种东西, 我只会用在会动摇的事情上, 而这件事, 我是不会动摇的。” (二) 六年前,我十四岁, 在我开始了那个运算后不久, 我身边的人们好像集体患上了健忘症。 起初只是同学们聊天偶尔会忘了讲到哪, 会忘了要讲的梗、想讲的笑话; 但渐渐地,连来上课的老师也受影响了, 讲课时会卡壳、尴尬地去翻教案。 在班上蔓延的健忘症益发严重, 而我也终于明白了问题的症结所在, 那个在我脑内停不下来的运算, 那个有着64层迭代塔的, 那个曾经是人类所能证明的最大数字, 那个以宇宙的尺度都无法衡量的超越天文数字的存在, 在我按简单的迭代法则计算到第四层的时候, 异状频现… (三) 一周后,我办了休学手续。 后来打电话了解, 同学们和老师都陆续恢复正常了, 不再那么健忘了, 只是他们似乎或多或少还是遗忘了一些东西。 我把自己锁在屋里,谁也不见。 母亲每天按时来送饭时, 总是要隔着门劝我两句, 说学校的事不是我的错, 可能只是同学和老师在我面前太有压力了, 谁让我从小就过目不忘, 而且心算比电脑还快呢? 可我知道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母亲这样说大概只是想让我心里好受些吧。 也许母亲也察觉到, 待在我身边会逐渐丧失记忆。 那段时间我把自己锁在屋里, 以为只要不见面便不会有事, 而母亲每天准时给我送饭, 也让我略微心安。 我就像一只把头埋进沙里的鸵鸟, 我以为这样就会安全, 我以为这样就会天下太平。 然而我错了,错的离谱。 当有一天我没有匆匆穿过厅堂直奔卫生间, 我看到了母亲的那双眼, 那双空洞的眼睛! 我刹那间明白了一切, 泪水决堤,“妈!” “…宝儿?” 原来母亲的记忆力早就受到了影响, 每天那么按时给我送饭, 其实是因为母亲在手机上设置了提醒: “给宝儿做饭!” 起初母亲送饭时总会劝我很多, 但后来渐渐说的越来越少, 后来变成了简单的一句话: “宝儿吃饭啦,一切都会好的。” 我以为母亲是劝我劝累了, 又或者是怕我听烦了, 然而我不知道的是, 后来就连这简单的一句话, 都是母亲在手机里备注的: “记得送饭时要和宝儿说哦”。 我无法想象在那一个月中, 母亲是怀着怎样的心情, 一边慢慢丧失记忆, 一边尝试在丧失记忆时, 还能继续照顾这个宝贝儿子的。 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四) “所以你是说, 如果待在你附近就会失忆?” “是的,你可以这么理解。” “怎么证明?你能让我我忘了我是谁?” “我想我可以,但我不想这么做, 而且这需要时间,我没有太多时间。” “所以你黑入五角大楼, 窃取机密信息,要挟军方要求和我见面, 仅仅是为了和我开这样一个玩笑?” “不,我是说,我有办法证明, 一个快速的实验足以证明。” “哦,说来听听。” “我的能力不仅对人有效, 所以你们养的那些会走迷宫的小白鼠, 会是很好的牺牲品。” (五)实验很成功, 那些经过训练、 原本会走特定迷宫的小白鼠, 在和我接触后, 按接触的时间和距离, 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记忆丧失。 10米距离、4个小时, 小鼠丧失迷宫路线记忆, 但可通过训练短期内恢复; 3米距离、20个小时, 小鼠丧失迷宫路线记忆, 且失去再学习能力。 至此, 这帮笨蛋已经完全相信了我的理论。 于是, 笨蛋们纷纷像打了鸡血一样, 兴奋地开始设计准备一个个实验。 很快, 能隔绝我能力的材料就发现了。 玻璃, 越纯净的玻璃隔绝效果越好。 再接下来, 是标定我的能力值的方法, 以及监控我能力值变化的方法, 虽然没有取得关键性的突破, 但初步的成果还是有一些的。 然后, 重中之重是, 研究我能力的作用原理以及成型机制。 不过我却对对脑内无法停止的运算守口如瓶, 所以那帮笨蛋自然也是一筹莫展。 “小子,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但是实验结果似乎是站在你那边的。 所以,你可能要被收容很长一段时间了, 期间我们会继续对你进行研究, 还希望你能配合。” “没问题,我来找你们就是这个目的, 但是我也有条件。” “照顾好你母亲,是么?” (六) 终于,在意识到我的危险性后, 打造“水晶宫殿”的提议得以通过。 “水晶宫殿”由三层玻璃幕墙组成, 内圈是我的活动区域, 外圈连通外界, 中圈分隔为不同的功能室, 这些功能室连通内外圈的门禁, 只有在一个完全闭合后, 才能获准授权打开另一扇。 中圈中有一间功能室, 我知道他们叫它“观察室”, 但是作为城堡的主人, 我更喜欢叫它“会客室”。 正是在那里, 我见到了克里斯蒂娜, 第一次。 她那么美, 让我相信, 即使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我一定也能记得和现在一样清晰。 我想, 我喜欢上她是从第一眼见到她, 而我爱上她, 是从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开始。 “你很危险, 但是, 我们来做朋友吧! 我叫克里斯汀。” “好的,克里斯蒂娜。” “不许你这样叫我!” “朋友就应该有朋友的昵称, 而且, 我还很危险。” (七) 收容一年后, 我脑内的运算已经进入第七层。 半年前他们找到的标定我能力强度的方法已经不适用了, 用来监测强度变化的系统彻底崩溃。 据推算, 如果这个时候将我空投到一个城市, 千万级人口级的城市, 也许还未落地, 这个城市中的所有人都将回到刚出生时的意识水平, 并且几乎没有再学习的能力。 仅仅一年, 我的能力强度已经暴力增长如斯, 这吓坏了许多人, 但并不包括我自己。 似乎从一开始我就明白, 只要我脑内的运算不停止, 这个能力强度就会不断增长, 而且是以那个运算增长的方式。 然后有一天, 消失许久的克里斯蒂娜出现了。 “你还好么?” “还好,只是许久不见…” “还好就好,我要和你说件事情。” “你说吧,我听着。” “这两个月,我一直没来, 其实是因为我被禁止来见你。 我们研究所内部发生了一些事情, 很不光彩的事情。 我父亲…你知道所长是我父亲吧?” “嗯,我知道。” “可是我和父亲的关系并不好, 小的时候父亲很疼我, 我也很争气, 父亲总是以我为豪。 十八岁完成哥伦比亚大学学程后, 我也开始我的研究课题, 并且很快便有了研究成果, 在《Science》上发表了我的第一篇论文。 然而, 就是因为我在那篇论文中反对了父亲的观点, 父亲便非常激动地质问我, 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在论文提交前连个招呼都不打。 从此,父亲将我作为一个后期新秀, 一个强力的竞争对手对待, 再也没有一个父亲对待女儿的温柔。 很抱歉,突然跑来和你说了这么私事。 我真正想告诉你的是, 我父亲想要你——死。” “这并不意外, 我实在过于危险, 而且以你父亲的脾气, 他应该很想在我死后亲手来解剖我的大脑吧。” “对不起,但确实是这样的。 不过,你暂时算是安全了。 我已经获得了评议委员会的支持, 父亲已经离开研究所了, 我会暂时主持所内的工作。” “了不起, 22岁就坐到了你父亲37岁才坐上的位置。” “可惜父亲再也不会为我自豪了…” (八) “我用早期数据推算了你的强度变化曲率, 发现和一种数学迭代运算很相似, 你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么?” “让我说什么好呢? 我只想告诉你, 你是我见过的所有人中最聪明的, 包括我自己。” “这不是我想听的答案。” “你心中既然已经有了答案, 又何必要听我多言呢?” “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我还需要你的配合, 迷题还有很多, 我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去揭开…” “Grahams Number…” “果然!我就知道!” 她笑了,笑得灿若桃花。 我发誓, 今生今世都不会后悔, 终于说出了这个秘密。(九) 收容第三年, 克里斯蒂娜发现了我的秘密, 我觉得这样也挺好, 毕竟只有拥有共同秘密的人, 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然而在身为我的朋友之前, 蒂娜首先是一个科学家, 而身为一个科学家, 解开谜题并公之于众是她的职责所在。 所以当蒂娜问我, “如果有一天, 研究的结果将你推向不利的境地, 甚至是危险的境地, 你希望我怎么做?”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如果真的是这样, 履行你应尽的义务, 拿出你作为一个优秀科学家的觉悟来, 你要负责的是整个人类。 至于我, 早在我把自己交给你们的时候, 我早已做好了接受一切的觉悟。” “如果说,我想替全人类谢谢你,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蠢?” 已经站在幕墙边上的蒂娜, 突然抬起脸来这样问我。 “不会,我会觉得你很可爱。” 望着那张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的脸庞, 耳畔的扬声器嗡嗡作响, 只有那两个字清晰地在脑内回响: “吻我!” 一抹鲜红的唇印留在了我的城堡上, 艳如焰火。 我可以推算我脑内庞大运算的进度, 却无法估量我究竟有多爱她。 ———啰里啰唆的分割线——— 先更一小节,今天有空再更, 情节推进有点缓慢, 但也有可能急转直下, 大家这么捧场, 我还想多构思一下…———啰里啰唆的分割线———(十)收容第四年, 按照世俗的法则, 我十八岁成年了。 蒂娜说要为我举办个成年礼, 被我婉拒, 我说“你不是给我办过成年礼了么?” “在哪?” “在这!” 我指着那片依旧鲜艳的唇印。 望着克里斯蒂娜的娇羞模样, 我忍不住继续挑逗: “你是怎么跟其他人解释这个的?” “还不是都怪你?” “喂,一直留着不擦的人可是你啊, 我就是想擦也够不着啊, 要不你放我出去?” 我一脸坏笑地盯着克里斯蒂娜。 “我…我就说这是我作的实验标记, 具体做什么用的,他们也不敢问我。 总之,我叫他们别动,就没人敢动。” “哈哈哈,官威不小了,可以考虑转正了。” “你懂什么,这叫学术权威! 我作什么事情要是都跟那帮笨蛋解释, 不被累死也得被气死。” 那一年,我和蒂娜共同提出了两种理论: 大脑黑洞论, 以及宇宙计算机论。 顾名思义, 大脑黑洞论说的是, 我脑内巨大的运算量产生的天文级信息, 无法支撑自身的松散结构而最终发生坍缩, 形成了一个类似黑洞的存在, 会对附近的生物信息产生强烈的吸引力。 所以,之前接触我的人和动物, 均出现了记忆丧失和意识模糊的症状。 宇宙计算机论的区别在于, 假设宇宙是一台运算能力有限、 存储空间有限的计算机, 由于我的超负荷运算, 导致临近程序的存储空间被占用, 运行紊乱、甚至停滞。 这两种理论都有着各自的疑点, 所以其正确性还有待验证。(十一) 收容第五年, 我们推翻了宇宙计算机论。 因为如果宇宙真的是这样一台计算机, 那么不仅仅是我们脑内的记忆和意识, 就连我们身体本身, 我们身边的阿猫阿狗、花草树木, 以至于一砖一瓦, 甚至是我们印刷的书籍、拼装的电脑, 以及它们所蕴含的信息, 都是这台计算机内的代码, 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 如果说是因为我占用了过多的资源, 那么消失的不应该只是生命体的记忆和意识。 然而尽管这个理论稍加推敲就可以推翻, 克里斯蒂娜还是请来了一位计算机专家, 准确地说是一个黑客。 就是这个家伙在一年前发现了研究所的海量数据, 并且怀揣着满满的好奇心黑了进来, 本来他可以做得滴水不漏、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然而这货居然跑去一个叫做“未来人之家”的论坛, 去吹嘘自己的英勇事迹。 一个超级黑客居然连基本的信息安全都不懂, 这个笑话除了验证了这个信息化时代个人隐私的脆弱, 更说明了一个问题: 智商和技术,真的不是一个东西… 本来这家伙要面临的是不可避免的牢狱之灾, 然而当克里斯蒂娜获知此事后, 事态的发展开始超出了所有人的预计, 这货居然成了研究所的研究员! 据克里斯蒂娜所说, 自古就有矛盾之说, 依她所见, 最强的盾就是最强的矛, 而最强的矛也就是最强的盾, 既然桶子攻破了研究所的防御, 那么就让他成为研究所的最强壁垒! 第一眼见到桶子君, 我就明白了这外号的历史渊源, 这货完全就像是一只竖放的大橡木桶, 顶多再加个猪头, 嗯,只要这家伙不伸胳膊抬腿的, 不过看样也够呛。 然而这货一开口就震精到我, “哥!你是我偶像, 我做梦都想见到你! 今天终于见到活的啦, 给我签个名吧!” Bang! 一只巨型桶子迎面撞了过来, 又一屁股跌了出去, 手心里攥着的签字笔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掉落在克里斯蒂娜脚边。 克里斯蒂娜耸了下肩以示无奈, 我在心中默念, 桶子君,你安心地去吧! 回头我把签名烧给你。(十二)事实证明,桶子君的一身肥肉长得不是没有道理,在经历了如此剧烈的撞击后,桶子君依然坚挺地从昏死状态转醒过来。原来桶子君把我视为偶像的原因,便是我所拥有的超级计算能力。据桶子所说,我所具备的计算能力,超过了全世界任何一台计算机,哦不,是超过了全世界所有计算机的总合,甚至可以再加上全世界所有的人脑,虽然后者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桶子君越说越开心、越说越兴奋,手舞足蹈,简直快要唱起来了,只是他这唱的比哭还难听。我和克里斯蒂娜努力挣扎了一番,最终还是异口同声道:“说重点!”桶子君先是一愣,继而微微一笑,“重点就是,我是最强的黑客,而你是最强的人形电脑,只要我们联手,完全可以统治全世界!”说完,桶子君开始仰天花板大笑,怖不可言。“喂!你是不是忘了还有我?”克里斯蒂娜一巴掌把桶子高昂的脑袋扇到了胸前。桶子显然有些恼羞成怒,“你?你这研究人脑的笨女人?根本不配参与我们统治世界的大计!哼!”我与克里斯蒂娜对视了一眼,蒂娜摊手以示无奈,“看来带你来是个错误的决定呢。”说完牵着桶子君的招风大耳就要走。“哎哟哎哟,疼!快放开我,我还要和偶像共商统治世界呢!”“你偶像脑内后台运行的超级运算停不下来,现在他的运算能力也讲究是个普通人水准,你还是省省吧!”“别啊,我,我有办法!”(十三)桶子君凭借多年来电脑一死机就拔插头的丰富经验,提出了“冬眠计划”。如果说平时我睡眠休息只相当于电脑进入待机状态,那么如果进行人体冬眠,将新陈代谢降到最低水平,生命体征趋近于无,是否就相当于“断电”、“拔插头”呢?收容第六年,五月,“冬眠计划”进入最后的调试阶段,一切准备就绪。然而就在这时候,研究所收到了一封恐吓邮件。邮件宣称自己代表一个神秘的组织,和谐会,一个旨在让人类回归自然的教会。他们宣扬人类的文明是罪恶的,是人类永无止境的欲望的产物。正是人类不断前进的脚步,践踏了本属于神的荣耀,破坏了万物和谐。千百年来无数次暗杀和政变,仍然无法阻止人类文明的进步,然而他们发现了我的存在。他们将我称之为“神的恩赐”,视我为解救世人的终极武器。这封邮件受到了高度重视,完全没有人怀疑这可能仅仅是恶作剧。其原因不外有二:一是邮件准确地指明了研究所的地址,二是该邮件的来源查无所踪。“如果有万一,那个东西你会用么?”“你忘了,所有事情我都过目不忘,打从娘胎开始。”“我是说你有决心用那东西么?”“决心这种东西,我只会用在会动摇的事情上,而这件事,我是不会动摇的。”那东西是个炸弹,就在我体内,在我的脊柱上静静地潜伏着,等待着召唤。只要我连续作出三个怪异的手势便会引爆,是否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没错,我想到的是迪达拉。我甚至在幻想,如果真的有人要将我从这个牢笼中“解救”出来,如果他们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高喊着“忍术!自爆之术!”,双手在胸前快速变换、结出法印,随即化为一团华丽的火球,会是一番怎样的荒诞场景。也许我该喊“忍术!豪火球之术!”,这样是否更能给来客们一个出乎意料的惊喜?(十四)收容第六年,7月,我即将在这个炎热的夏季变成一个速冻人。“某种意义上说,这也算一台时间机器。”,抚着身旁的冷冻仓、对幕墙外的克里斯蒂娜说道,“一艘驶向未来的时光飞船。”“那么,是时候起航了,祝你一路顺风!”我不禁在想,这个词在人类鼓帆远航的时代被创造出来,在航空时代由于飞机是逆风利于起降而被冷落,再到航天飞船终于冲出大气层在浩瀚宇宙中无风自翔,但只要对即将远行的友人那份祝福不变,即使有一天这个词的本义渐渐模糊,它也不会从人类的语言中消失…我一边这么胡乱地想着,一边机械地爬进冷冻仓。冷冻仓内升腾起的白雾模糊了视线,意识渐渐模糊,只剩下一个身影,克里斯蒂娜…消失…不…(十五)穿过时间之外的废墟,我的灵魂犹如鱼儿般再次跃入时间的河流。睁开眼见到的不是克里斯蒂娜,而是桶子和一个穿灰袍带帽兜的男人,我意识到情况的不妙。“欢迎归来,神的恩赐!”帽兜男的声音洪亮而低沉。“和谐会的?”我并没有等待帽兜回答的意思,而是将视线投向了一旁的桶子。“没错!是我帮了他们,从那封邮件开始。”,桶子没有任何的躲闪、回应着我的瞪视。“你们把克里斯蒂娜怎么了?”“她很好,只是现在不方便见你。”,回答我的依旧是桶子,“如果你肯好好合作,我可以保证她的安全,也许还可以安排你们见面。”桶子的回答并不意外,让我意外的是,似乎掌握局势的是桶子而并非和谐会。“所以说,现在这里你说了算?”我直接将我的疑问问了出来。“没错,我说了算!现在是这里,将来是全世界!” (十六)再次见到克里斯蒂娜,她只穿了便装,我还是第一次见。“你都答应桶子什么了?让他放我来见你。”“还没答应他什么,我只是告诉他,如果让我和你见一面,或许我会考虑。”“现在还能讨价还价么?”“为什么不能?我可是会忍术的。”“忍术?”我在胸前比划了两个手势,克里斯蒂娜吓得脸色都变了,急忙喝道,“别!”带着胜利的微笑,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笑道:“你看,我还是有资本讨价还价的。如果我不在了,政府军无所顾忌地攻进来,桶子和和谐会不仅什么都得不到,连自身也难保。”我开始沿着幕墙来回踱步:“目前的情况很微妙,和谐会以武力控制了研究所内部的人员,桶子则是控制了研究所的控制系统,而我到目前为止还控制着自己的生死。”“那你打算怎么做?”“似乎当前与桶子合作才是最安全的做法。我不知道桶子和和谐会究竟达成了怎样的交易,但我相信他们之间的信任也是很脆弱的,如果让和谐会失去耐心、强迫桶子打开三层防护,人类文明就此终结,如果近太阳系空间内还有其他文明的话,估计也难逃一劫。”“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么?”“好好活下去!”(十七)“冬眠计划”很成功,我脑内的葛立恒数运算停止了,停留在迭代塔的第七层。然而我的大脑对于信息的吸引力并未消失,想来是因为运算虽然停止,但是之前运算所产成的海量信息依旧存储在我脑内。似乎大脑黑洞说有可能是成立的。桶子的计划更成功,先是与和谐会接触,协助和谐会发送了足以引起重视的“袭击预告”邮件,在克里斯蒂娜授权下取得系统高级管理权,找出并破解系统建立者所留下的后门,获取研究所控制系统的全权控制,作为内应协助和谐会顺利攻占研究所。如果说这一连串的动作都不算什么的话,真正恐怖的是,桶子似乎早已预料到一切,他知道“冬眠计划”会成功,我脑内的运算会停止,也只有这样他所做的一切才有意义。因为他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我为他进行一个运算!待续
  • 签到2016-07-07提问韩国和日本的差距在哪?
  • λ、� ̄戲2016-07-07回复 谢邀,前方多图预警,流量党退下吧。我先占个坑,看点赞的人多我可以说一下怎么自拍。包括手机,单反,gopro器材,还有各个场合。我先上些自拍,轻吐槽。这是在公司楼顶,爬楼的时候用go p ro 自拍的。这是在公司楼顶,爬楼的时候用go p ro 自拍的。这是去同事家玩耍,我们架着三脚架自拍的,背景是投影仪投出来的。当然,还有在游泳池游泳放go p ro 录下来的自拍。这是在云南洱海边,用手机自拍的,用vsco修的。这是在云南洱海边,用手机自拍的,用vsco修的。晚上在地下车库,自己架灯,架脚架拍摄,ps后期。当然也有正常的。。。这是在玉龙雪山的马场下面的自拍,下雨了在躲雨。当然也有正常的。。。这是在玉龙雪山的马场下面的自拍,下雨了在躲雨。拍客片的时候自己自拍了一张,单反拍的。拍客片的时候自己自拍了一张,单反拍的。和我家猫咪拍的自己的工作照,同样是单反架三角架。和我家猫咪拍的自己的工作照,同样是单反架三角架。同样是跟我家猫猫。同样是跟我家猫猫。手机自拍,洱海边。手机自拍,洱海边。手机自拍。手机自拍。好饿,下班去吃饭,回头再来填坑,我的照片好多好哈哈以上
  • QQ2754231822016-07-07提问如果女人一生只能买十只口红,那你会买哪十只?

Powered by 整形网 CopyRight © 2010-2026 上海伊莱美美容资讯有限公司 沪ICP备11004326号 沪卫(中医)网复审[2015]第10130号 沪医广【2013】第03-30-G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