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

开眼角术会有副作用吗?上海伊莱美整形外科医院告诉您:一般情况下手术之后是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如果医师不专业或者特殊情况有可能会出现两边眼睛不一样大小、手术过程中感染细菌、手术之后出现明显疤痕等副作用。所以这就提醒我们一定要选择一些正规的医疗机构做手术,这样一般情况下手术是不会出现这些问题的,也是对您的身体负责。

开眼角会有副作用吗


上海伊莱美整形外科医院拥有多年的整形外科经验和国内一流的专业医师,加上先进的设备可以保障您的手术安全和术后获得您满意的效果。

  • -Metamorphos.2016-07-08提问为什么《教父》、《无间道》中的暗杀看起来很容易?
  • QQ2754231822016-07-08回复 一“哥,讲一讲1999年的故事吧。”有一天清早,我正在做包子,我的妹妹走进来,对我说。我今年三十岁了,也可能四十岁,一个人要是像我一样,一年四季都在卖包子,是很容易混淆自己的人生的。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其实是八十岁,和那场战争相隔半个世纪。可是这些话都没有办法向我妹解释,她想听的是故事,而我只能讲述这些故事沉没的声音。我放下手里剁肉的刀,眯着眼睛,给自己点起了一根烟。我说:从哪里说起呢,就从他们炮轰学校开始吧。故事始于1999年的7月。一伙来路不明的外星人,炸飞了我的学校。最开始出现的只是三只飞碟,从空中呼啸而过。当时我一位叫做张德帅的同学,因为没交作业,被老师赶出去罚站,飞碟飞过,张德帅和走廊都不见了。楼下同学在喊:三楼的,你们的走廊掉下来了。我探出头,楼下一片凌乱,张德帅还站在废墟上,保持着罚站的姿势,整个人呈碳化状。我张大了嘴巴。物理老师颤抖的说:发生什么了?我说:老师,不好了……张德帅冒烟了。我们跑出去,把张德帅从瓦砾上抢救下来,班上的女生给张德帅浇水。他从嘴里吐出一口灰,瞪着两个眼珠子问我:操,怎么回事?我说:有飞碟往你头上丢炸弹。我们的老师走了过来,他握住他的手:张德帅,你还好吗?张德帅说:老师,我可能交不上今天的作业了。老头子顿时老泪纵横,他说:张德帅,不交了,我们的作业不交了,你就安心的去吧。张德帅含笑九泉的冲我们点了点头,说:打击外星侵略者,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同志们,别管我了,快操家伙上吧。二张德帅这贱人当然没死,他破了点皮,被我们扔到小卖部休息。这事情来得太过突然,同学和老师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茫然的站在操场上。教导处主任生气的大喊:哪位同学,又在走廊上丢炮仗了!?但我看得很清楚,刚才我坐在教室里,眼睁睁的看着两架和《诺查丹玛斯大预言》里一模一样的飞碟飞了过去。我收拾书包,往校外跑去,我得去街道办。我的领导还在那,我得去那里接受组织的最高指示。我想你已经猜到了,我不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这年我二十二岁,所以我是一名长得很老的高中生。妈蛋。实早在五年前,我就参加了高考,可是那年的全国卷特别难,如果不是报考国防生,我就只能滚回家种田。大学刚入学,学校就和我签订了接受战时统一调配的保密协议。98年我大学毕业,校领导们找到了我。他们说:你是今年最优秀的毕业生,现在,国家需要你的时刻到了。我说:干南斯拉夫还是干越南?他们说:你被开除了。我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一个荒诞不经的梦。那天在办公室里,书记对我说:叶小白,这是一个阴谋。我顿时泣不成声:你们果然是在逗我的对不对?书记说:外星人原定1999年夏天访华,却暗地里和美国人通信。我们截获了他们的通话内容,外星母舰抵达华盛顿,飞碟就会向我们发起进攻。不过,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洲际导弹。我说:炸外星人?他说:炸美国人。我说:好吧,美国人民真可怜。他说:我们不怕流血牺牲。我们要为全人类的解放事业奋斗终生。书记,叶小白的《思政》挂了八次。辅导员提醒他:他智商低下,你还是说点他能听得懂的吧。书记说:经组织研究,我们决定,安排你回当地的街道办。你潜伏在学校里,必要时,动员全校的学生。他拉住我的手,说:这会是一场全民战争。于是我回到街道办,成为了一名打击外星侵略者的——办事处小叶。是的,没有错,没有职位。职能就是那个小叶,王奶奶家的猫丢了,你出门去找一下。为了抵抗外星侵略者,我已经在这个小县城的街道办事处里,找了两年的猫,劝说了两年的夫妻矛盾……我想这世上再没有人比我更想干死外星人了。我跑进办事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大妈们都已经提前撤离了,只有小慧在里面。她在办公桌上擀面。我肝都颤了,我说:领导,你干嘛呢。她说:嘘,你听见没有,包子皮慢慢长大的声音。今晚想吃什么馅的?我崩溃道:大姐,外星人来了,咱能先不管包皮的事吗?她白了我一眼:臭流氓。小慧是我的直系领导,一同挂靠在“1999外星作战部”里。她出生在老革命家庭,没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就被分配过来了,负责地面防卫工作。这女人脑袋有点短路,生平最大爱好是做包子,最大的理想,是做出一枚具有红色信仰的包子。三我们穿上了战时的服装,到各个公共场所疏散人群。大街上。一片死寂。这是千禧年之前的最后一个夏天,蝉鸣全都躲藏在树荫里。小慧说:刚才那几艘飞碟只是侦查机,组织传来消息,他们会在下周进攻,我们要配合武装部,部署好地面防卫。我说:现在当逃兵,应该不用上军事法庭吧?小慧说:这位小同志,你为什么这么消极?我说:你怎么不看看发给我们的武器是什么?——手枪,手枪就算了,还只有八颗子弹,哦,这还有颗手雷,这个杀伤力还大点……他妈的上面写着什么?自爆专用484式。小慧说:淡定,外星激光很快的,你不一定有时间自爆。我说:我怎么都不会想着去自爆的,谢谢。争吵之中,厚重的阴影忽然覆盖了过来,我们疑惑的抬起头,惊呆了。有如黑云一般的飞碟,布满了整个天空。街道的角落还放着《我只在乎你》。黑云压城城欲摧。小慧的通信器忽然响了起来,那头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小慧愣了愣,放下了通信器。我说:怎么了?她愣愣的说:武装部…..全军覆没。四那个夏天,侵略者来得太快了,没有人预料到他们会提前发动进攻。外星人撕毁了和美国人的协议,五角大楼在第一时间,变作了一地废墟。没有战书,没有通告,没有阴谋。他们的目标,似乎从一开始就是灭绝全部人类。几世纪前诺查丹玛斯预言了恐怖大王的降临。他是对的,在1999年的7月,死亡和恐惧,真的降临了。人类并不是没有反抗,地球原本准备了庞大的防御网,却因为千年虫爆发,所有计算机在一夜之间,失去了计算能力。当时它们的智能水平,大概就和面对高考数学题的我差不多吧。仅仅是第一波攻击,外星人打破了地球所有防线。战机被击毁。太平洋战舰被打沉。军人越打越少。大地上的枪支沉默了。好在还有希望,按照指示,和我一样潜伏着的军人动员了各地的年轻人。七月的最后一天,统战部发表了重要讲话——《论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我的许多同学,为了不交暑假作业,纷纷加入了战斗。他们驾驶个人战机,冲破苍穹,被炸成了一颗颗夜空中最闪亮的星。年轻的热血,变成了一次次阵亡数据。福州保卫战,阵亡三万人;济南反击战,阵亡五万人……我们逐渐掌握了一些规律,外星人更像是一种高度集权的生物智能,如果没有母舰的指令,飞碟会进入待机,停留在母舰四周。这是他们唯一的破绽,我们无法和他们正面对抗,突袭却屡屡得手。1999年的深冬,我跟随清流一中部队,来到了南京。此时已经没有多少正规军了,主力大多是社会青年和年轻的学生。番号多以学校命名,像什么北外附中铁血师啦,清流一中炊事班啦。在一些战斗激烈的地方,甚至一整个学校,最后只活下来两个英语课代表。在南京,我们开了一个会,全国还能打的部队都来了。我和小慧也在。张德帅说:都不想打,都打怕了。我说:上个月他们占领了东北,普及外星文化,东北的年轻人现在自称二等公民,还瞧不起过去买外星奶粉的中国人。张德帅说:什么?!我操,打,必须打。我说:我们不是不怕死,打了,可能会死,不打,是亡球灭种。是时候以身许球了。为球而战!所有人愤慨的说。地球早晚被你们几个白痴气死。小慧气急败坏的说。我说:关键是,这战要怎么打?张德帅说:母舰现在停靠在南京城上空,我们准备好了战机和导弹。会在第二天夜晚发动夜袭。他说:母舰有迷雾,必须让战机自杀式撞击。我说:逃生时间有多少?他说:三秒。所有人沉默了,我想象着,战机冲破迷雾,就像冲开天国的路。这会是一个尖叫的天国。五我们结束了会议,张德帅和我打了个招呼,匆匆离开了,这贱人混得不错,现在是临时战时临时指挥。我和小慧在南京城里慢慢的走着。天气晴朗,但我们知道,在肉眼不可见遥远的上空,正盘旋着无数飞碟。我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她很早就回乡下避难了,她对我说,乡下什么都好,空气好,人也热闹。她还问我,什么时候去看看她。我说:在南京,脱不开身,等这次会战打完,就回去养老。我妈说:和小慧一起回来吧,怪想她的。我说:哟,想认干女儿啊?女孩子年轻的时候能等,我老妈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但是别让人家等太久。我说:知道啦,真烦。我收了线,心里感觉空空落落的,老妈大概还不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会战。要么全人类回家各找各妈,要么,轰的一声,地球毁灭,太平洋这头的见佛祖,大西洋那头的归上帝。我和小慧沿街而行。小慧突然说:你有没有一种感觉。我说:嗯?我们好像一夜之间就长大了。我说:是啊。我抬起头,南京城里修筑了庞杂的防御工事,战士们表情刚毅,却有着一张张稚嫩的脸。明明前不久,大家还在学校读书。1999年的兵荒马乱,让我们的成长来得太快了。毕竟成长,总是要撕裂一些东西的吧。后来,我们走到一座残败的城墙下,小慧翻了上去,坐在上面。她说:天天打战,我都还没谈过恋爱呢。我说:我也没有,你有喜欢的人么?她说:有啊,是个傻子。我说:真可怜,挫逼么?她点点头,说:傻挫傻挫的。她坐在城头,摇晃双脚,看着远处的夕阳。我想了想,最傻挫的,fuck,那不就是我们的总指挥张德帅么。我好像又有点不高兴,不会是在吃醋吧?我说:你要是有什么想说的话,我可以帮你转交。她思考着什么,她说:明天吧,写好了你帮我给他。六第二天的傍晚很快就来了。我和小慧分配了同一架战机,我们穿上了战斗服。我走到了集合点那,吓了一跳。我说:小慧,你去砍人前还洗头的啊?小慧刚洗完澡,头发披散下来,在等它们风干的样子。她说:就你话多——对了,这个纸条,就交给你了。我打开,整张纸面都是黑的。我说:真厉害,中情局都破译不了你的情书。她说:去死了,这是用铅笔涂的,用橡皮擦就可以擦掉。我点点头。好的吧,张德帅,时间紧迫,就只能由我来保管你的情书了。远处传来集合哨,出发的时候到了。小慧扎了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身上还带着洗发水的香味。这是1999年12月31号的傍晚,很多年后,回忆起1999年的那个傍晚,鼻腔里仍有茉莉花的香味。七飞机关闭了大功率发动器,在夜色下,缓缓的开向天空。我往窗外望了望,已经飞的很高了,身下起飞了数千架战机,这么往下看,相当的壮观。小慧说:我想起以前念高中的时候了。我说:嗯?她说:那时在同一个班,你经常不写作业,就借我的抄。结果我们两都被老师抓到讲台前面罚站,和现在是不是很像。我说:真的欸。而后两个人又都沉默了,我知道,这是一次有去无回的旅程,她坐在主驾驶位上,心里的压力,比我要大的多。飞机避开了拦截飞碟,离母舰还有一段距离。到了这里,已经是安全区域了,驶过前边的迷雾,就能看见那龟日的母舰的真正面貌。到时真的很想和母舰合一张影。要不,再写个到此一游?也不知会不会有外星城管。我有一搭没一搭给小慧讲冷笑话,她保持沉默,时不时的笑笑。我突然想起,几年前夏天也是这样,我考上大学,她落榜,开车送我去市里。我说:你的车哪里来的?她说:我爸的吉普,偷偷开出来的。路上我和他开玩笑,她也不理睬我。落了榜,总是会不开心的吧。我想。后来她打开电台,里面在放小草莓的《never grow old》。I had a dream strange it may seem I realizethis is my perfect day……I hope you’ll never grow old Forever young……我突然间很想问她说,好不好,我不去念书了,你不回家了,我沿着这条公路,一直开下去。开到哪里去?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小慧。她终于笑了起来,你今年几岁,还没长大吗,我的小男孩?靠。我青春热血行不行?美国人还用小男孩炸飞了广岛呢,哪里像你,天天做包子,包子铺大妈似的。其实那天,我真正想问的是,你有没有想过,和我在一起算了。我想说慧慧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我又满十八,干脆处一处。我妈就不用担心我讨不到老婆,你爸也用不着着急你嫁不出去了。好的啦,我懂的啦,从小玩到大,大家这么熟,做男女朋友是有点尴尬。我内心彪着戏,脸上波澜不惊。两个人沉默不语,吉普在公路上慢慢行。八你觉得我们会赢么?战机里,小慧突然问。我说:会的吧,地球勇士最后打败外星魔王,电影里都这么拍。她说:如果我们赢了……是母舰坠落了吧?我说:是吧。我闭上了眼,眼前浮现出母舰被炸成烟花的样子。那天很奇怪,也许是高空失重吧,我们两人看见了同一个想象画面。小慧说:烟花,可真美啊。我说:如果不打战了,你想做什么?她说:卖包子,过普通人的日子喽。她说:你呢?我想了想,说:在你店里打工吧,我妈说过让我娶你。在这种时候调情,是有点不分场合,可是话到嘴边,不小心就说了出来,心脏跳啊跳的。她也没有太大反应,只是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哦。我来不及沮丧,因为眼前忽然出现了一艘巨大的长条状飞船。滕蔓一样的触手盘扎着它的身体。是母舰。已经非常的接近了。我们在空中停留了一会,等大部队的战机都穿破迷雾,到达了这里。小慧拿过通信器,我看了她一眼,她点点头,对准话筒,小声的说:地球,开火。所有战机加大马力,一往无前的朝母舰撞去。母舰惊醒了,它张开身上的藤蔓,有力的挥舞,一些战机从了上去,把藤蔓狠狠撞到一边,随之在藤蔓上炸开。那些战友们,不过是十六七岁的年纪,不知几个月前,是否还在校园里嬉笑打闹,喜欢着班上哪个长头发的女生。如今他们都在战机里咆哮,驾驶战机,在夜空中撞击成一团团火焰。对流层的气温很低,但他们年轻的躯体还是在火焰中熊熊燃烧,渐渐化成灰烬。战友的死让他们更加愤怒,他们发射战机里的所有弹药,力所能及的击落附近的拦截机。最后死死的朝母舰身上撞去。通信器里传来每个人的怒吼:为了地球!——我知道,那是他们当中很多人最后一次的怒吼。我们摇摆机翼,绕过一条挥来的藤蔓。我说:快要到了,我们撞哪?小慧说:叶小白,再见了。我咦了一声。一瞬间,天旋地转,连人带椅,我被弹进了逃生器里。我大声说:小慧,你干什么?小慧背对着我,挥了挥手,下午才扎起的马尾,微微的晃动。她按下了逃生按钮,舱门在我眼前合上了,巨大的弹力把我掀了出去。通信器里传来小慧的声音:有句话讲,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一会不要回头望,你个傻挫。从明天起,你就是大人了。我被逃生器拖拽往地面,战机在视野里消失了。通信器里忽然又响起小慧的声音。喂,你刚才说要娶我,是不是真的啊?我大声说:是真的啊。我好像有点困了。小慧的声音轻轻说,和我说一句晚安好么。夜空中燃起了大火,烧着了云。我摔落到地面,昏死过去。九有人把我搬回营地,是张德帅掐着人中弄醒的我。我昏迷了多久?半小时吧,逃生器稳定性还不错,没把你震死。我昏昏沉沉,半仰着脑袋,天空仍是黑色的,这里离母舰太远,看不见发生了什么。有些士兵在传阅一把望远镜,我借了过来,隐隐绰绰,能看见天上一团团的火焰。那是来不及冲进包围圈的战机,在和拦截飞碟做最后的死斗。张德帅说:看见了吗,新年烟火。我说:用这种方式迎接新年,真是有够隆重的。难怪他们要说,我们是跨世纪的一代。张德帅好像流了泪。他说:他妈的,我们的青春,太盛大了。他本该在今天一同参战,可是昨天的地面防卫战,让他断了一条胳膊,不得不留在地面上。据说早上还和指导员大吵了一架,被关进黑屋里,战斗开始才被放出来。我深呼了一口气,大声咳嗽起来。刚才坠落的时候,伤到了肋骨,这会,有点儿岔气。我问:敢死队最后能活下来的人有多少?张德帅说:一半。我说:有这么多?真是幸运。张德帅说:你在说什么?所有驾驶员都抽了生死签,必须有人留在战机上,做自杀式攻击。所以每架战机都只设了一架逃生器。一半生一半死。他说:小慧不是把逃生机会让给你了么?我愣在了原地,胸口像是猛地被人打了一拳一样,我站了起来,环顾四周,耳膜里嗡嗡作响。张德帅说:你怎么了?我说:有橡皮吗?张德帅掏了掏,扔出了一个橡皮擦给我。他说,要不是半年前还在念高二,还真没这东西。你要去哪?——哎,别去战壕那。我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我翻过铁丝网,跃进了一个探照灯附近的战壕里。口袋里那张纸还在,揉成了一团,打开它的时候,发出了枯叶一样的声音。又像是一声轻轻的叹息。多少个晚安就有多少个好梦,多少次思念就有多少次分别。如果不打战了,你想做什么?卖包子,过普通人的日子喽。橡皮擦在手里用力擦啊擦啊,我也不知道自己脑袋里面都装进了什么,眼前一片模糊,打湿了那张纸。一个娟秀的字迹在上面写着:逃生器只有一架,没把这个消息告诉你。怕你倔,明明是个傻挫,还总想着当英雄。跟小孩子一样。时间真紧呢,还想给你做好多好多包子。我可以做一辈子么。小白,原谅我吧。张德帅在通信器那头大喊:叶小白,你他妈的不要命了,你小子想上军事法庭吗?我说:畜生。我说:王小慧,你这个畜生。我不应该骂人。事实上,小慧很厉害,她提前预知了自己的死亡,又看破了我的软弱。我想,小慧,你知不知道,你多么像是一个预言家,只有你,才是我二十二岁青春里的诺查丹玛斯。我呼吸沉重,抓了抓头发。已经忘记掉,是哪一天了,也许是从大学回到街道办的第一天吧,她在擀面,当时她问我,你喜欢什么馅的包子。我让她等我考虑考虑。老妈说得对,年轻的女孩能等。但不要让人家等太久了。擀了一张又一张空白的面皮,是不是到今天还在等我的一个答案。时间过的真的好快啊。明天过后,毁灭或者新生,我们的1999年,成长可以来的再慢一些吗?不知过了多久,我回过神。有声音在通信器里小声说:看天。我抬起头,夜空中的母舰,舰身倾斜,正一点点的坠落。我安静的看着天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天上下起了雪,从这里往天上看,白蒙蒙的。那大概不是雪吧,是战友们和拦截机燃烧后的灰烬。再后来,从我们的身后,传来了悠长的钟声。千禧年来了。很奇怪,人类胜利了,可是通话器里一片沉默,没有人出声。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安静的看着这个时刻。巨大的母舰身上,绽放着烟花。我关掉通话器,打开了逃生器上的黑匣子。话筒沙沙,传出了几分钟前,小慧的声音。“是母舰坠落了吧?”是啊。我摸索着,给自己点了一根烟,蹲靠在战壕边上。“烟花,可真美呀。”嗯。我闭上眼睛,握紧了虚无之中,她的手。当——千禧年的钟声,回荡在大地之上。“喂,你刚才说你要娶我,是不是真的啊?”小慧的声音,大声的说。不骗你,我们开一家包子铺,我做馅,你负责擀面。生意好的时候可忙啦,生意不好,就关了店,揣着手,在大门口晒太阳。还要请朋友们来,我是说,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要是外星人投降了,也请它们来,给他们发工资,让大家在店里吃,不许说不好吃。我们不光是卖包子,我们还是镇上的肉包双煞……“我好像有些困了呢…..”依然是小慧的声音,轻轻的说。那就睡吧。明天起来,就是2000年的太阳了。“和我说声晚安好么。”好啊,晚安。我说。做一个好梦。多少个晚安就有多少个好梦,多少次分别就有多少滴眼泪。夜空绽放新年的烟花,成长这样猝不及防。星球转啊转,橡皮擦啊擦。黎明之前我是什么馅,黎明之后我该选择什么样的明天。干嘛这么喜欢写诗呢,我也不知道啊。那是千禧年的第一天,我蜷缩在战壕里,地球勇士打败了外星魔王,我明明得到了一切,却又觉得自己一无所有。大地上的钟声响起,所有关于1999年的记忆都停止在了这一天。九十五年后的今天,已经深秋了,我和妹妹坐在大门外,晒着太阳,逗弄脚边的一只猫。妹妹说:你还没有说你的战友们。我说:是说张德帅他们吗?大多数退伍了,恢复高考后,考上大学,成了家。你不奇怪大现在学生越来越多了么,都是补偿他们的。哦对了,张德帅就比较倒霉,03年他感染非典,被捉去做人体实验了。妹妹说,哥,你说的都是真的么?好吧,我想,我应该怎么告诉这个小女生呢,其实我讲的这些,都是国家机密,战后我拒绝了军官待遇,隐姓埋名,从部队逃走,只是为了有讲述这些故事的自由?事实上,哪怕只有我一个人也好,我总得替她,还有那些消失掉的烟花,牢牢的记住那一年的星空吧。我说:是的。那是我们这一代人,共同经历过的青春。—end没想到在评论区遇见了这么多老兵。仅以此文告慰我们逝去的战友。大地和平,家园仍在。老兵们,来我的包子铺喝一杯吧。
  • 大叔2016-07-07提问女人日常如何保养身体?
  • QQ2754231822016-07-07回复 《闷》
  • 笑看人生2016-07-07提问有哪些真心值得推荐的淘宝男装店?
  • λ、� ̄戲2016-07-07回复 谢邀,前方多图预警,流量党退下吧。我先占个坑,看点赞的人多我可以说一下怎么自拍。包括手机,单反,gopro器材,还有各个场合。我先上些自拍,轻吐槽。这是在公司楼顶,爬楼的时候用go p ro 自拍的。这是在公司楼顶,爬楼的时候用go p ro 自拍的。这是去同事家玩耍,我们架着三脚架自拍的,背景是投影仪投出来的。当然,还有在游泳池游泳放go p ro 录下来的自拍。这是在云南洱海边,用手机自拍的,用vsco修的。这是在云南洱海边,用手机自拍的,用vsco修的。晚上在地下车库,自己架灯,架脚架拍摄,ps后期。当然也有正常的。。。这是在玉龙雪山的马场下面的自拍,下雨了在躲雨。当然也有正常的。。。这是在玉龙雪山的马场下面的自拍,下雨了在躲雨。拍客片的时候自己自拍了一张,单反拍的。拍客片的时候自己自拍了一张,单反拍的。和我家猫咪拍的自己的工作照,同样是单反架三角架。和我家猫咪拍的自己的工作照,同样是单反架三角架。同样是跟我家猫猫。同样是跟我家猫猫。手机自拍,洱海边。手机自拍,洱海边。手机自拍。手机自拍。好饿,下班去吃饭,回头再来填坑,我的照片好多好哈哈以上
  • 西伯利亚狼2016-07-07提问淘宝上有哪些名气不大但质地好、价格合理(价格付给品质而非起名气)的国产衣服品牌/店铺?
  • 闹腾2016-07-07回复 戎美,谁用谁知道,老板很牛的,我就是给她打广告她也不会给我折扣的,我只是凭良心说,真的不错。还有一家店,我最近发现的,买了一条裙子,居然很惊艳,于是又下单了。我发现很多试题时装店都是和这家店一个进货渠道,但是价格便宜不少,质量还不错。淘么淘外单店,类似的店铺还不少,供大家参考。
  • 张金磊2016-07-07提问文身之后有了怎样的体验?

Powered by 整形网 CopyRight © 2010-2026 上海伊莱美美容资讯有限公司 沪ICP备11004326号 沪卫(中医)网复审[2015]第10130号 沪医广【2013】第03-30-G53号